您的位置: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英美韓儲能三國志

行業新聞

英美韓儲能三國志

作者:    發布于:2021-09-17 10:33:41

儲能121.jpg

中國儲能網訊:為了實現碳達峰與碳中和,必須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減少化石能源使用,將電力系統轉型為以可再生能源為主,這一過程對各國都充滿挑戰。儲能能夠平抑可再生能源的波動、取代化石能源為系統提供靈活性資源,被視為這一轉型過程中的關鍵技術。目前,儲能技術已經進入商業化早期,對儲能的支持也被納入各國的能源政策之中,如何利用儲能支持電力系統加速脫碳,是不同國家面對的共同問題。

本文以英國、美國和韓國為樣本,介紹三國儲能政策的制定、實施和特點,為中國儲能政策與產業發展提供參照。英國和美國的共同點在于,兩國都擁有成熟的電力市場,都通過完善電力市場的規則為儲能提供市場競爭的機會。英美兩國也是中國儲能產品重要的海外市場。韓國與中國同處亞洲,慣于使用產業政策刺激經濟增長,韓國對儲能提供過強力支持,但效果不佳。美國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企業又在全球鋰電市場中與日韓企業激烈競爭。儲能產業的發展始終處在國與國之間、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爭與合作之中。

英國:持續改革電力市場

2021年,由中國電力央企華能主導的門迪電池儲能項目在英國西南部的威爾特郡投運。這個項目裝機容量為99.8MW,是目前歐洲最大的單體電池儲能電站。項目投資方是華能與國有投資基金公司國新國際,華能同時負責建設和運營。

在華能進入英國的同時,英國在建和規劃的儲能項目正在不斷增長,眾多投資者從英國的電力市場中看到了商業機遇。

根據英國官方公布的數據,目前英國約有4GW儲能電站,其中3GW是抽水蓄能,1GW是鋰電池儲能。在建和規劃中的儲能規模達到10GW,其中8GW是電池儲能,2GW是抽水蓄能。

以市場吸引投資者

在英國市場,儲能電站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獲利。儲能電站可以參與電力現貨市場,或是在場外簽署中長期購售電協議,也可以通過平衡服務市場為電網提供調頻、備用、功率支撐和黑啟動等多種輔助服務。在服務內容不相沖突的前提下,儲能可以同時提供多種輔助服務,收益可以疊加。

門迪項目就充分利用了英國電力市場為儲能創造的交易空間。2020年初,華能香港公司、國新國際與殼牌歐洲能源公司簽署了具有保底性質的購售電協議。有了這份協議,投資企業獲得了保底收入,殼牌旗下的虛擬電廠公司Limejump則可以調度門迪儲能電站,通過虛擬電廠技術獲得最大化市場收益。

Limejump在其官網披露,門迪儲能電站將首先參與到英國國家電網2020年新推出的動態遏制(Dynamic Containment)市場,同時也將參與平衡機制和容量市場。動態遏制是一種故障后調頻服務,用在需求突然下降或供應激增的情況下保障電網頻率保持穩定,目前在同類頻率響應服務中價格最高。英國國家電網披露的數據顯示,現階段參與動態遏制這個市場的都是電池儲能。

根據Limejump的介紹,目前動態遏制的市場規模為900MW,而門迪項目就占100MW,由于這個市場上的資源數量低于電網需求,電池儲能總是能夠以天花板價格(17 英鎊/兆瓦/小時)出清。不過,Limejump預計,這種情況不會長期持續,后續進入的儲能項目將會壓低這個市場的價格。同樣的趨勢也曾出現在英國調頻市場的其他交易品種上。

在管理上,英國將儲能電站視為發電設施,與常規電廠一樣實行牌照管理制度。英國監管機構天然氣電力市場辦公室(Ofgem)已經明確規定,輸電系統運營商和配電網絡運營商不可以擁有和運營儲能設施,僅有少數情況例外。

對于儲能產業的發展,英國政府和監管機構的發力方向是減少既有的政策阻礙。例如,所有50MW及以上儲能項目過去都要納入到國家重大基礎設施項目范疇,由中央政府審批。從2020年開始,這些項目只需由地方政府審批即可,程序得以簡化。

電力市場的門檻也在下降。為了獲得更多靈活性資源,平衡機制市場最低參與門檻已經從100MW降低到1MW,這使得更多小規模的儲能設施和聚合商能夠參與其中。聚合商指的是把分散在用戶端的可調節負荷集合起來參與需求響應等交易的市場主體。容量市場拍賣的最低門檻也降低到1MW,而且目前容量市場減少了對需求側響應資源的限制,允許其申請參與競拍期限更長的協議,最長為15年。

在全國市場之外,配網層面的地方靈活性市場也在發展之中。由于越來越多的分布式發電正在接入配電網,終端用戶也擁有了更多家庭儲能、電供熱或電動汽車等設備,配網運行也面臨著新的壓力。因此,配網運營商正在探索在配網層面建立市場,以充分利用當地的靈活性資源。盡管還不常見,但配網層面也出現了聚合商。例如,一家名為Kaluza的公司就通過聚合智能充電樁和家用儲能等設施為西部電力配網公司(Western Power Distribution)提供靈活性服務。

挖掘靈活性潛力

站在投資者的角度看,英國市場是具有吸引力的。但對于政策制定者來說,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英國電力系統面臨的挑戰是嚴峻的。

2021年4月,英國政府宣布了新的減排目標:到2035年碳排放比1990年排放水平降低78%,到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這比此前碳排放量在2030年減少68%的目標有所提高。

為了實現減排目標,英國計劃采取多方面的措施,其中包括到2030年終止銷售燃油汽車,到2035年所有新的小汽車和貨車都實現零排放,到2028年每年部署60萬電熱泵以取代化石能源供熱系統等。在電力領域,英國將在2025年關閉所有燃煤電站,并計劃到2030年建成40GW海上風電。

在化石能源不斷減少的英國電力系統中,靈活性資源也變得越發稀缺。2019年8月9日,英國發生大停電,暴露其備用容量和調頻資源不足的問題。2021年1月,受低溫、風電出力低迷的影響,英國平衡市場價格暴漲到4000英鎊/兆瓦時的高位。據eo此前報道,英國電網曾發表聲明稱,“電力系統的轉動慣量在下降,需要更多的調頻輔助服務?!?

為了應對這一趨勢,英國政府商務能源與產業戰略部(BEIS)與Ofgem共同制定了《智能系統和靈活性規劃》。這份規劃系統梳理了英國在提升電力系統靈活性和智能化水平方面的既有政策,并指出了未來的政策目標,儲能正是其中的重要內容。    

《智能系統和靈活性規劃》最早在2017年推出,后來經過一次更新,2021年英國政府調整減排目標后,BEIS和Ofgem在7月發布了最新的《智能系統和靈活性規劃2021》。

根據這份規劃的測算,為了保證能源安全,同時保證以有經濟性的方式接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發電,低碳靈活性容量在2030年應達到30GW,2050年應達到60GW。如果達不到這個目標,英國可能要建更多的化石能源發電才能保證能源安全。

《智能系統和靈活性規劃2021》中的政策內容涉及提升電力消費者的靈活性、破除儲能與跨境聯網的政策阻礙、改革電力市場和推動數字化等四個方面。對于儲能,英國政府和監管機構的核心思路是,調整現有政策中不適宜儲能發展的部分,并在現有的監管框架下對電力市場進行改革,通過價格信號來引導儲能投資。

平衡服務市場中的交易品種正在發生變化,前文所提及的門迪儲能項目所參與的動態遏制市場正是改革的產物。調頻服務過去通常以周或者月為周期組織競拍,現在則轉向尋求接近于實時的調頻服務,以更好地利用系統中的快速響應資源。除了動態遏制,還有其他兩種調頻品種將在未來三年內推出。作為輸電網運營商,英國國家電網設計了一整套改革調頻和備用輔助服務的改革計劃,一個單獨為調頻和備用設計的日前市場也正在醞釀之中。這對于反應靈敏的電池儲能技術來說是利好消息。

容量市場也在考慮抽水蓄能電站的參與。根據現行規則,容量市場從拍賣到交付的最長時間通常是4年,而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周期往往不止于此。因此在抽水蓄能電站開工時,投資者還無法得到容量市場合約。英國政策制定者認為,這為項目融資增加了難度。英國政府正在考慮調整容量市場的設計,以使抽水蓄能這樣建設周期較長的儲能電站也能參與進來。不過這一改革仍處在政策評估階段,政策制定者尚未明確改革的具體內容。

抽水蓄能以外的長時儲能技術目前還處于商業化早期,一些創新項目可以獲得財政支持。對于大容量長時儲能技術在電力系統中將扮演何種角色,英國政府仍在考慮之中。2021年7月,商務能源與產業戰略部發布了名為“促進大規模和長時電力儲能的部署:呼吁證據”的政策討論文件,初步展示了主管部門對于大容量長時儲能技術的政策考量。

這份文件暫時將大容量長時儲能定義為規模100MW以上、能持續工作4小時的儲能技術。在這份文件中,商務能源與產業戰略部認為,由于前期成本高,建設周期長,現金流難以預測,缺乏歷史業績,大容量長時儲能目前還缺乏投資吸引力,市場目前更看重短時儲能,讓電池一天循環多次。盡管承認電力系統需要儲能發揮跨日跨月的作用,但商務能源與產業戰略部對市場干預非常謹慎,仍然希望通過價格信號來引導投資,以便于各類長時儲能技術在競爭中向前發展。

美國:打造本土產業鏈能實現嗎?

與英國相似,美國也通過完善電力市場的競爭規則來支持儲能發展。不少布局海外業務的中國企業都看好美國市場。有儲能企業負責人告訴eo,盡管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也有市場機會,但體量上都只相當于中國的一個省。美國市場規模更大,市場競爭充分,有很大的開拓價值。

早在2007年,FERC就通過890號法案允許包括儲能在內的各種非傳統資源提供AGC調頻服務。2011年,FERC又頒布了755號法案,確立了調頻按效果付費的原則。這些法案幫助調頻性能優異的儲能設施在市場中獲利。中國企業比亞迪累計為美國PJM調頻市場的參與者提供過一百多兆瓦儲能設備,一度占據當時PJM儲能調頻市場一半以上份額。

2018年2月,美國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FERC)頒布841號法案,進一步為儲能參與電力市場掃除障礙。這一法案命令所有區域傳輸運營商(RTO)和獨立系統運營商(ISO)修改其市場規則,使儲能供應商能夠充分參與所有容量、能量和輔助服務市場。FERC要求各個市場考慮儲能特殊的物理特性,并把參與市場的門檻直接降到100kW。這使得眾多容量較小的儲能設施也可以參與市場競爭。

隨著電池成本逐步下降,儲能電站在美國的部署規模正處在上升之中。在美國,光伏+儲能電站和單獨的光伏電站一樣使用投資稅收抵免政策,這也增加了儲能的競爭力。

美國能源信息署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底,六成儲能電站集中在加州電力市場和PJM市場區域。截至2020年底,規模在1MW以上的電池儲能在美規模達到1650MW,比上一年增長35%。美國能源信息署預計,美國的公用事業公司還將在2021—2023年之間部署約10GW儲能。

慷慨撥款支持科研

建立自由市場以促進經濟繁榮,這是美國樂于對外展示的形象。但較少被提及的是,作為科技強國,美國政府長期投入財政資金支持新技術的研發與擴散,能源技術一直是重點。對儲能技術的研發支持從十幾年前就開始了。

2007年,《美國儲能競爭力法案》出臺?!睹绹鴥δ芨偁幜Ψò浮分荚谥С謨δ芗夹g的發展,從而促進電動交通工具和輸配電技術等的發展。法案要求美國能源部對法案所涵蓋的六類項目每年共撥款2.95億美元,時間跨度為2009-2018年,即十年共29.5億美元的財政支持。這六類項目分別是基礎研究項目、應用研究項目、儲能研究中心項目、儲能系統示范項目、車輛儲能示范項目和電動汽車電池二次應用與處置。

十年的撥款計劃結束后,美國國會繼續立法,延續對儲能研究的資金注入。

2020年10月,《更好的儲能技術法案》(Better Energy Storage Technology Act, 簡稱BEST法案)作為《清潔經濟就業與創新法案》的一部分獲得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后者最終成為了美國《能源政策法2020》(Energy Policy Act of 2020)的一部分。2020年12月,美國《能源政策法2020》由當時即將卸任的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

BEST法案的核心是一個為期五年的科研及撥款計劃,目的是攻關適用于電力系統的先進儲能技術,各類儲能技術路線都包括其中。BEST法案主要涉及四大類項目:(1)儲能系統研發;(2)儲能示范項目;(3)長時間儲能示范合作項目;(4)關鍵材料回收再利用研發示范項目。此外,美國《能源政策法2020》還發起了一個儲能與微網援助項目,通過撥款支持鄉村電力合作社等小型供電單元部署與可再生能源相關的儲能和微網項目。

美國《能源政策法2020》儲能撥款計劃

這些資金主要通過美國能源部流向美國的國家實驗室、大學和企業。美國能源部是美國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最主要的管理和資助機構之一,目前管理著17 個國家實驗室。據其披露,在2017-2020四個財年中,能源部累計投入16億美元支持儲能的研發。包括特斯拉在內的眾多美國企業都曾在初創時期獲得過能源部的資金支持。

從全文看,BEST法案十分注重長時間儲能技術的開發。其研發目標除了追求大規模、低成本之外,特別強調了要分別開發持續放電時間在1小時以內、6小時以上、10-100小時,以及能以周或月為時間單位持續放電的儲能系統。對于示范項目,法案要求能源部在2023年之前啟動3個示范項目,其中一個項目必須是持續放電時間10-100小時乃至更長時間的儲能項目。長時間儲能示范合作項目則要求能源部與國防部合作,項目應該示范不同規模的長時儲能技術,并促進長時儲能技術走向商業化。

本地制造的雄心與現實

與十幾年前的政策相比,美國延續了對研發的慷慨支持,但比從前更加注重本土制造業的發展。2020年底,在美國《能源政策法2020》簽署的同時,能源部發布《儲能大挑戰路線圖》(Energy Storage Grand Challenge)?!皟δ艽筇魬稹笔且粋€支持下一代儲能技術的加速發展、商業化和應用的綜合性項目,旨在維持美國在儲能領域的全球領導地位。

“儲能大挑戰”計劃提出了三大戰略目標:本地創新、本地制造、全球部署(Innovate Here, Make Here, Deploy Everywhere)。

技術指標上,這一計劃的目標是:到2030年,長時固定儲能應用的平準化成本達到0.05美元/千瓦時,在2020年的基礎上降低90%。該計劃認為,如能達到這一成本目標,將有助于儲能技術在用電高峰期滿足負荷、電網應對電動汽車快充、確保通信等關鍵基礎設施的可靠性等領域具備商業可行性。

除此之外,2021年6月美國白宮發布《建立彈性供應鏈,振興美國制造業,促進基礎廣泛增長》供應鏈審查報告,提出在半導體、大容量電池、稀土資源和制藥四大關鍵領域加強供應鏈措施。幾乎同時,美國政府發布了《鋰電池國家藍圖(2021-2030)》,提出保障原材料供應、建設美國國內鋰電池原材料加工能力。提高電池生產能力、廢舊電池回收和材料循環利用能力,在美國國內建立完整的鋰電池制造價值鏈。

盡管美國一直走在鋰電池研究的前沿,但在過去幾十年,產業鏈卻始終沒有在美國落地。

一項技術從實驗室到工廠再到最終面向用戶,其中的過程往往是復雜和波折的。世界上第一塊可充電鋰離子電池的專利屬于美國石油巨頭??松?,但由于起火和容量衰減等問題無法解決,這款電池沒能實現商業化。解決這些產業化難題的是日本化學家吉野彰。發布全球第一個商用鋰離子電池并因此在消費電子領域大獲成功的,是日本企業索尼。

1995年,約翰古迪納夫教授在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實驗室中研究出將磷酸鐵鋰作為正極材料,但一家日本公司通過約翰古迪納夫實驗室的日本訪問學者竊取了研究情報,此后磷酸鐵鋰相關專利陷入了一系列復雜的專利糾紛。在各種利益主體在全世界到處打官司的過程中,磷酸鐵鋰技術實際上已經廣泛傳播,鋰電池和電子產品的產業鏈最終也集中在亞洲,而不是美國。

今天,美國企業大量采購來自亞洲的電池。例如,蘋果手機使用位于中國東莞的日資企業ATL的電池,特斯拉電動汽車使用日本松下的電池,并開始尋求中國電池。在美國的儲能市場上,美國儲能技術公司也大量使用來自中國和韓國企業生產的電池,這些企業包括寧德時代、比亞迪、億緯鋰能、LG化學等等。

2021年7月29日,美國電池制造企業KORE Power宣布,該公司將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建設一座年產能12GWh的鐵鋰電池工廠。根據這家公司發布的新聞,新工廠將是第一個完全由美國企業擁有的鐵鋰電池本土制造工廠。這一項目預計在2021年年底開工,2023年投產。

自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后,從奧巴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歷屆美國政府都強調“振興制造業”的基礎理念,通過出臺一系列“再工業化戰略”,以此緩解其產業空心化帶來的諸多國內問題。鋰電池產業是美國看重的戰略性產業,但美國的競爭對手也在行動。歐盟、中韓等國家和地區都將鋰電池作為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美國的目標可能不會輕易實現。

韓國:一個反面案例

韓國坐擁LG能源解決方案、三星SDI和SK創新三大鋰電池企業,三家公司在動力電池領域的全球市場率約占三分之一,也是全世界重要的儲能電池供應商。

韓國屬于孤島電網,電力結構以化石能源為主。目前煤炭、液化天然氣和核電是韓國發電的主要力量,煤電和氣電占韓國總發電裝機容量六成以上,核電約占四分之一,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不到一成。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后,在2017年宣布放棄“以核能為中心的能源政策”,不再開發核電。文在寅提出了“3020戰略”,也就是到2030年韓國要實現20%的電力來自清潔可再生能源。

既有發展儲能的制造業基礎,又有電力系統的現實需要,韓國對儲能產業的支持順理成章,韓國本土部署儲能規模的增速也曾一度領先全球??上?,頻繁的火災打斷了這個進程。

激進政策下的行業狂奔

在韓國,可再生能源配套儲能可以獲得政策傾斜。韓國實行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強制電力企業銷售的電量中有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為了滿足政策要求,企業可以通過可再生能源發電獲取可再生能源證書(RECs,以下簡稱“綠證”)或者從其他企業購買綠證。不同類型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在綠證的計算中有不同的權重分。

2015年起,韓國開始針對配套儲能系統的風電給予額外的可再生能源證書獎勵,配套儲能的風電場權重分最高達到5.5分,此后逐漸下降。2017年起,安裝儲能系統的光伏電站也可以獲得額外獎勵,權重為5。配套儲能的風電光伏電站在綠證計算中的權重遠遠高于其他不配套儲能的電站。

除此之外,韓國最大的公用事業公司韓國電力公司(KEPCO)持續采購儲能電站用于輔助服務,用以避免調頻等輔助服務占用火力發電容量。在島嶼儲能、用戶側儲能方面,韓國也都有相應的支持政策。

在政策的支持下,韓國的儲能規模,尤其是可再生能源配套儲能的規模飛速增長。儲能電站數量從2016年不到300個項目,上升到2019年近1500個項目。根據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統計,2018年全球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中,韓國一家獨大,占比高達45%。

極速發展之下,安全問題很快暴露。從2017年8月到2019年1月,韓國總共披露了二十多起儲能火災事故,2019年1月甚至一個月就發生四起火災。韓國政府不得不叫停整個儲能產業,并成立了專門的事故聯合調查委員會調查事故原因。

頻繁的事故和全行業的停頓令企業損失慘重,直到此時,韓國儲能產業才在被迫的暫停之下,開始討論儲能系統安全標準、消防設計等議題。

重啟艱難

2019年6月11日,韓國通商產業資源部公布了韓國儲能電站火災調查結果。對于此次調查涉及的23起事故,最終調查報告對起火原因沒有明確結論,只是認為有四種因素可能導致火災事故:(1)電池系統缺陷;(2)針對電沖擊的保護體系不周;(3)建成后管理運維水平低;(4)儲能系統綜合管理體系欠缺。

同時,此次事故調查沒有點名批評任何一家企業,也沒有作出任何處罰。據韓國媒體報道,韓國通商產業資源部的觀點是,由于沒有企業違反現行法律法規,因此政府不會處罰任何企業。這樣寬松的態度招致了韓國媒體的激烈批評。

在此之后,韓國縮短了儲能設備的法定檢查周期,從原來的4年變為1-2年。同時,韓國開始制定專門針對ESS的消防標準和專門的儲能電站標準化火災應對程序。韓國的國家標準也大幅強化儲能產品及系統層面的安全管理。

事故調查后,韓國儲能行業重啟,但火災事故卻沒有終止,2020年和2021年均有事故發生。根據韓國媒體統計,從2017年8月到2021年4月,韓國已累計發生31起儲能起火事故,其中使用三星電池的占10起,使用LG電池的占18起。

此外,2020年12月,LG宣布在美國召回其部分Resu10H家用型儲能系統產品,原因是內部搭載的電芯存在發熱起火風險。LG儲能產品在美國有5起事故發生。頻繁的火災正在影響韓國電池企業的形象。

韓國儲能電站的運營因為火災而停滯半年多,行業重啟后,安全標準的加強提升了運營成本,配套儲能的發電企業的保費因火災而增長,這都使得現有項目的經濟性下降。

綠證價格的下降則給了很多配套儲能的光伏企業致命一擊。在各類支持政策的推動下,韓國光伏發電裝機量猛增,綠證市場出現了供大于求的局面,2019年綠證價格降到2017年的一半,這直接動搖了企業在投資決策時的財務測算。配套儲能的光伏電站擁有5倍權重,這意味著當綠證價格下降,光儲企業的綠證收入降幅更大。一些中小型光伏企業甚至債臺高筑,面臨破產風險。

有韓國媒體發表悲觀評論:“行業已經被摧毀到難以復蘇的地步?!?

從2021年開始,綠證制度對儲能的加權政策不再實行。新的綠證政策目前仍在修訂中。

是否還有重振機會?

盡管目前投資儲能的韓國企業處境不佳,鋰電池企業也面臨信任危機,但韓國政府對鋰電產業和電力儲能的支持仍在繼續。

在鋰電池產業政策層面,政府將把蓄電池核心技術視為與半導體并列的國家戰略技術,宣稱“電池必將成長為第二半導體,創造韓國的未來”。

2021 年7月8日,韓國政府發布了“2030二次電池產業發展戰略”。根據戰略,韓企將在2030年前向蓄電池產業投資超過40.6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300億元)。與此同時,韓國政府將協助研發固態電池等新一代電池技術,并為相關的設備和研發投入提供稅收優惠。

在能源政策層面,韓國一直走在發展可再生能源、減少化石能源的路上。

在2020年10月2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在國會發表演講時宣布,韓國將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韓國是繼中國、日本之后,第三個明確碳中和目標的亞洲國家。

2020年年底,韓國通商產業資源部發布韓國能源結構藍圖。其目標是,到2034年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將占韓國總發電裝機容量的41.9%,液化天然氣、天然氣和核電的發電裝機容量將分別占韓國總發電裝機容量的31.8%、15.6%和10.4%。

為配合可再生能源的發展,2021年6月,韓國政府宣布,韓國政府將投資1.12萬億韓元(折合人民幣約62億)安裝1265MWh儲能系統,以應對可再生能源的波動。這些儲能設施將安裝在韓國12個主要變電站中,項目將由韓國電力公司負責。

目前,韓國總統直屬的“2050碳中和委員會”正在制定實現2050年碳中和目標的方案,已有三個減碳力度不同備選方案向社會公布,預計會在年底最終敲定最可行的方案。

三個方案分別將205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目標提高到50%到70%的水平,最低方案僅保留少量化石能源發電,中方案煤電機組全部關停、保留少數天然氣發電廠,高方案則要關閉所有煤電和氣電。無論最終實行哪套方案,對儲能的需求都將只增不減。

韓國擁有世界級的電池企業,又擁有一個迫切需要靈活性資源的電力系統,在激進的能源政策下,韓國儲能市場野蠻生長,然后快速崩塌。韓國儲能產業的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府扶持政策的效果,其未來的發展有待進一步觀察。

-聯系我們

聯系人:王經理

手機:15201167651

郵箱:2948646238@qq.com

地址:新鄉市動力電池產業園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二維碼
黑人巨大40厘米重口无码